高雄醫學大學104學年度解剖教學啟用儀式

 醫學系/高琬雲

 

  本校於民國105年2月18日(星期四)在本校大講堂及綜合實驗大樓604教室舉行大體老師「解剖教學啟用儀式」。本學年度解剖教學啟用的大體老師共有20位,這些大體老師分別是張淑娟老師、盧光復老師、陳明信老師、曾松金老師、沈德翰老師、陳丹桂老師、楊玉桃老師、劉金蘭老師、鄧安祥老師、陳綉琴老師、伍文斌老師、林宏一老師、簡文欽老師、黃奇老師、盧遜貞老師、何博士老師、丁照蘭老師、蔡清仲老師、王玲芬老師;我們全體師生心存無限的感激與追思。

    前來參加的家屬代表有:蔡清仲老師的千金蔡尚珍女士及其家屬、盧光復老師的妻子陳淑華女士及其家屬、何博士老師的公子何昆宮先生及其家屬、陳丹桂老師的公子韓立憲先生及其家屬、林宏一老師的妻子王玲玉女士及其家屬、陳綉琴老師的千金王淑蕙女士及其家屬、王玲芬老師的胞弟王裕政先生及其家屬、曾松金老師的女婿洪振中先生及其家屬、簡文欽老師的胞妹簡美華女士及其家屬、盧遜貞老師的妻子楊阿月女士、鄧安祥老師的公子鄧汶瑜先生、楊玉桃老師的姑姪楊雲龍先生、黃奇老師的公子黃人信先生。全體師生對於家屬們無私的大愛心存無限的感激。

  參與的來賓及長官有:醫學院院長顏正賢院長、醫學院副院長兼醫學系系主任戴任恭副院長、牙醫學系主任王震乾主任、後醫學系副主任何宛怡副主任、解剖學科主任陳世杰主任與解剖學科老師們:劉克明老師、黃宏圖老師、謝侑霖老師、蕭廷鑫老師、陳永佳老師、黃友和老師。

  儀式中,長官致詞由醫學院副院長兼醫學系系主任戴任恭副院長致詞,感念即便在醫學發展進步的現今,解剖實驗課程終是無法取代的醫學專業基礎磐石,由衷的感激大體老師們與其家屬們的奉獻。而後由解剖學科陳世杰主任致詞,提醒全體同學們感念大體老師們曾是家庭中最重要的支柱,他們的肩膀曾經扛負一家人的生活所需,他們的雙手曾經帶給一家人無限的溫暖,期許同學們在接下來的解剖課程中能以恭敬和感恩的心學習。

  接下來由醫學系二年級李欣蓉同學代表全體同學致上感謝詞(如下文)。

  儀式的尾聲,在莊嚴動容的氣氛下邀請大體老師的家屬們,向大體老師獻花。而後,由同學們向大體老師們獻花,表達對老師們的追思與感念。最後,全體向大體老師們行三鞠躬禮並默哀一分鐘。儀式結束後是學生與家屬座談會,此次的機會使同學們對老師的背景能有更深刻的了解,並傾聽大體老師家屬們對我們的期許與叮嚀,也同時讓家屬們了解他們的摯愛將永續傳承,並感受到學生們對這份大愛的尊敬與承諾。

  大體解剖課程,一直是醫學生學習生涯中指標性的里程碑,它代表的不只是學生將課本上所習得的知識,實際操作並應用至人體結構上;也是醫學生第一次深切感受到,生離死別與家屬人情的矛盾與衝擊,而就在今日的大體啟用儀式,我深刻地、慎重地將這些點滴烙印心底。從家訪、清洗大體老師,到今日的感恩儀式,無論是師長的勉勵話語,或是大體老師家屬們的叮嚀與囑咐,都再再的提醒著我們,自己所肩負的責任與期待,更重要的是讓我們學習時時保有謙卑感恩的心,莫辜負大體老師與家屬的奉獻與大愛。。老師的福願,我們由衷的感謝,您留給我們的將是長久深遠、無限的愛,謝謝您!


醫學系四年級學生代表 陳泳瑄

  各位親愛的家屬、師長以及同學們大家好,我是醫學系四年級的學生陳泳瑄,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今天是大體解剖課程的啟用儀式,感謝在座各位的出席,這個對我們別具意義的儀式。

  升上三年級後,我們開始學習大量的解剖學知識,即便現在除了白紙黑字,還有精美的彩色圖片,甚至是 3D 的模擬影像可供參考,卻沒有一項可以取代實際在人體上的驗證,讓我們能真正了解器官間的相對位置、皮膚與肌肉的紋理、血管與神經的走向。再多的課堂講解與課後研讀,說穿了,還是死記硬背的成分居多;唯有我們親手發掘這些奧妙,他們在腦海烙下的印記才會是如此深刻與鮮明,因此,對於這樣難能可貴的學習經驗,我由衷的珍惜與感恩。

  從去年暑假的家訪,開始了我們小組同學與陳燕老師家屬的第一次接觸,從與梅叔叔的對談中,一點一點的拼湊出老師的模樣,不僅僅是外表,也領受著老師生前待人接物的風範,老師對於做人處事的智慧,還有對於人生的豁達,都令我十分敬佩。這個星期一,我們進行清洗儀式,終於親眼見到了陳燕老師,心中除了激動外,還有一份熟悉感,我是個相信緣分的人,我不知道我們和老師的緣分是何時結下的,但終於走至相見的這一天,不禁讓我聯想到詩人席慕容所寫的《一棵開花的樹》,當中所描述的那種殷切盼望與慎重的心情,與此刻的感覺如此相似。而且我知道,只要我們好好努力,用心向老師學習,必將獲益良多,不會徒留一地凋零的心。

  在準備致辭的過程中,一開始覺得很緊張,不確定要怎麼樣利用這短短的三五分鐘,完整傳達我們對老師的感謝,再加上,陳燕老師是位國文老師,在用字措辭上彷彿又有種要更加注意的壓力。但後來我明白,其實這些都不重要,今天我們這一小組的同學在此,有別於其他組,就是因為老師喜歡低調,不要過多的繁文縟節,作為我們的大體老師,更是我們的第一位病人,我想,老師要的,不是流於形式的場面話,而是要我們真能學到東西,對於將來行醫的路有所幫助。

  在接下來的一百多個日子裡,在老師的帶領之下,我們一定會努力充實自己、好好學習,不只是解剖知識,還有老師無私奉獻的精神,同時,也期勉自己,未來面對每一位病人,要懷著與此刻相同的謙卑、專注與慎重,為他們解除病苦,也將他們視作老師,感恩每個相遇、學習、成長的緣分。陳燕老師直至生命消逝都在為世界作出貢獻,我們也會努力延續老師偉大的情操,盡可能為世界貢獻一己之力。再次感謝陳燕老師,給予我們第二組全體同學如此寶貴而無可取代的學習機會!


醫學系二年級學生代表 李欣蓉

  各位親愛的家屬、師長、以及同學們,大家好!世間沒有甚麼事物不會流動,肉體會腐化,靈魂會逝去,在這種流動的狀態下,像這樣的場合就是一個容器,盛裝流動如風的靈,安頓忐忑不安的心。在這個特別的場合裡,我們見證即使靈肉危脆,世事無常,這世上還是有些東西是會在時間洪荒中生存下來。這些東西才是人生中真正值得追求的!

  我是學生致詞代表李欣蓉。

  首先,非常感激各位大體老師家屬,若不是您們的無私,我們將如空有航海圖的出海水手,對人體的認知將一直停留在瞎子摸象的蒙昧無知中。

  醫學,是一片廣袤無邊的汪洋,我們這些醫學生面對這一大片的深闃既是摩拳擦掌,卻也惴惴不安,畢竟人體是何等複雜奧妙如璀璨星雲,而這學期的大體實驗課程,將是我們的舟楫與船身,讓我們能揚帆啟航,乘風破浪。

  當我們在海上因為望見銀幣似光潔的明月而盛嘆歡呼時,是否也不能忘記那一位位躺在實驗室裡的老師們?

  他們讓我們領略身體之美,在他們身上,醫學不再只是醫學,而是一張活生生的地圖,帶領我們探索他們的歷史與生前的活動軌跡。

  他們的靈魂也許已經走遠,然而他們以自己的肉身作為篝火,在我們的心版上烙下純淨的印記,時時提醒我們生之不易與死之重量。而他們的家屬們,也是台下的來賓,您們則親自示範放下的藝術,一門我們窮盡一生都在學習卻不見得能做到的藝術。

  放下,從來就不容易,付出的愛越多,執念也越深。我曾自問:若今日換成是我,與我的摯愛中間橫了一條無法跨越的冥河,我是否願意將他的遺體捐獻出去?我的答案是不肯定,因為我想保有吾愛之身的隱私,我的私心讓我不想將它公開,即使這樣可以使懵懂的醫學生轉大人,進而造福日後千千萬萬病魔纏身的生靈。

  各位家屬來賓,您們做到我所無法做到的事,在您們身上,愛的面孔是何等清晰,清晰到連死亡都退之幕後。有一句話是這麼說:「一個人只有在眾人都遺忘他時,才真正的死去。」只要大體老師們都存在我們的心中,他們就沒有死去,他們就還是記憶荒原上的如茵碧草。

  今天我站在台上,不是以一位醫學生的身分,而是以一位子女、一位孫女的身分在向我們敬愛的大體老師們致意,也是向各位親愛的家屬們遞上最真誠的承諾與祝福;承諾,是向您們承諾會待他們如至親,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祝福,是祝福他們在另一塊淨土中無牽無掛,也是祝福您們找到內心真正的平靜。


儀式相片另開視窗瀏覽相片


儀式影片(點擊影片右下角可全螢幕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