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醫學大學九十三學年度醫學系三年級、後醫學系一年級及牙醫學系二年級聯合舉辦解剖教學啟用儀式

 - 陳世杰,游美珠記錄

 

  於中華民國九十三年九月九日(星期四)在本校綜合實驗大樓604教室舉行大體老師「解剖教學啟用儀式」,誠摯邀請大體老師家屬及長官來賓一同參與此感恩的盛會。本學年度解剖教學啟用的大體老師共15位,大體老師有志願捐獻和慈濟大學轉捐贈,感念這15位大體老師分別是吳秋梅老師、林曾映雪老師、葉秀蘭老師、楊樹忠老師、徐雨農老師、林南進老師、朱崇鉞老師、林永成老師、林啟勳老師、邱金專老師、董森老師、張永福老師、王俊榮老師、林界明老師以及陳義猛老師;其中,林啟勳和林曾映雪老師是一對夫妻分別於九十一年九月及九十二年二月由慈濟大學轉捐贈至高醫;另外董森老師是本校「原住民醫師班」畢業校友,長期在部落服務,九十二年三月因病去世,遺體奉獻給母校作為解剖教學用。醫牙學系學生們在實習解剖教學前即暑假中,親自訪視大體老師的家屬,了解大體老師生平故事與生前的福願,同時將大體老師生平與訪視感言收集成冊並贈與大體老師家屬及長官來賓。

 

  前來參加的家屬有:林啟勳老師和林曾映雪老師的千金林淑燕女士及家屬3位、葉秀蘭老師的公子王中南先生及家屬2位、楊樹忠老師的公子楊金昌先生、徐雨農老師的公子徐鏞先生及家屬3位、林南進老師的千金林玫芳小姐及家屬7位、朱崇鉞老師的公子朱鴻銳先生及家屬3位、林永成老師的夫人黃富美女士、邱金專老師的千金鐘佳旂小姐及家屬3位、董森老師的夫人柯麗美女士及家屬4位、張永福老師的摯友黃成裕先生、王俊榮老師的夫人及家屬2位、林界明老師的夫人陳麗嬌女士及家屬2位以及陳義猛老師的千金陳香玲女士及家屬10位,共42位大體老師家屬。

 

  參與的來賓及長官有:慈濟功德會高雄分會和屏東分會羅素敏師姐以及師姐師兄們10位、口腔醫學院院長蔡吉政、醫學院副院長劉克明、醫學系及後醫學系系主任賴春生和牙醫學系系主任李惠娥。儀式中,賴系主任代表醫學院致詞、蔡院長代表牙醫學系致詞、解剖學科陳世杰主任代表師長致詞,提醒同學遺體捐獻的難得與偉大,勉勵同學認真學習,並向捐贈者家屬表示由衷的感激。慈濟功德會羅素敏師姐在致詞中表示大體老師喜捨捐軀遺愛人間是生命光輝的延續,期望同學了解生命價值與意義。大體老師家屬董森老師的夫人柯麗美女士上台分享:選擇奉獻自己的身體,在原住民的傳統中是一種禁忌,但是董森老師仍舊希望讓自己的精神常存,盼望高醫的學弟妹們能藉由老師對醫學有更深的認識,他選擇將精神永遠陪伴著高醫,希望大家在未來的醫者之路上,也不忘關心原住民的健康;朱崇鉞老師的千金朱鴻鈞女士上台期許同學:朱崇鉞老師八十幾歲的高齡自願將遺體奉獻醫學教育,希望同學心中常存老師的信念,其精神永在人間。最後由醫學系三年級林奕萱同學、後醫學系一年級侯德生同學、牙醫學系二年級林蔚廷同學,代表醫學系、後醫學系及牙醫學系致上感恩謝詞,請看下文。

 

  儀式進行的尾聲由負責同學邀請家屬一同向大體老師獻花;最後,全體起立向大體老師行三鞠躬禮及默哀一分鐘。儀式結束後緊接著是學生與大體老師家屬座談,藉此機會回顧大體老師的生平事蹟,讓大體老師大捨大愛的奉獻精神,深深植入莘莘學子的內心,學習到尊重生命及寶貴的經驗,同時傾聽大體老師家屬的心聲;也讓家屬們可以了解他們的摯愛將永垂不朽,使家屬放心。

 

 

「代表醫學系、後醫學系及牙醫學系感恩謝詞」

後醫學系學生代表侯德生

  大體捐贈是現代社會中新的菩薩行,也是神學裡關懷他人的最極致表現。大體老師們的布施與善行,確實是人生最後的價值所在,使未來要成為醫師我們,對人體的了解更深刻完整,而病痛、苦難者獲得解救的機會,也就增加了幾分。

    今天,我們用無限的感恩,感念老師們的大愛,體認老師們「身軀化為歷史,但成就了慧命,精神永遠都活在我們心中」的風範。半個多月前,我們在所做的家庭訪問中,知道許多大體老師生前的期許與福願,他們不顧家人的勸說,執意要在離開以後,繼續為這個世界做出最後的貢獻,這種精神說得容易做得難,著實令我們深深地景仰與敬佩。

    在未來的半年堙A大體老師們,將在肅穆、莊嚴的環境中教導我們學習人體的結構、探討生命奧秘;此外,還同時教導我們,謙卑地學習老師們和家人們的大愛。我們將秉持對生命的尊重,用心地做好事前的準備工作﹐對整個學習負責﹐並期許有朝一日能成為一位良醫,以裨益人類為終身職志,聊慰大體老師在天之靈。大體老師們安穩地睡著,而他們生命的價值也將因此延續下去。雖然不能親口向老師們道謝,但我們將終生感念老師們無私的奉獻與無盡的恩典。

 牙醫系學生代表林蔚庭

  今天學生們懷著感恩與敬慎之心,面對老師、面對家屬,也面對生與死。因為被如此全然地託付過、恩寵過,學生們才知道,接受的,要再給出去,才能完全。日後,學生們必也將期許自己,同樣懷著感恩與敬慎之心,面對患者、面對家屬,盡一己之力。

  詩人說:「人與人之間,一是生離,一是死別,並無第三種結局。」然則詩人也說:「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所有人都是哭著來到這世上,以滿腔的肺活量宣告自己的出生,出生好劇烈啊,這是一種身不由己;而死亡則是另外一種身不由己,一種令一般人心生恐懼的未知,以及必然--不論願不願意,接不接受--死亡與生命相隨。然而在「生從何來」,「死往何去」的這兩個未知與無奈中,其實也有一種人生的豁達,給予我們啟發,給予我們信念:靜默平躺在此的老師們,正以無言的身教,遺愛人間,立起學生們無盡的景仰、敬重。

  每一位老師,都有其獨一無二,無可取代的一生;老師們的事略、小傳,在學生們的筆下,也在學生們的心中,然而「可以記憶的,和可以遺忘的,都不只這些,除了真誠的愛,可以寫成詩句,其他也不想再說……」


儀式相片另開視窗瀏覽相片


儀式影片(點擊影片右下角可全螢幕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