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醫學大學九十七學年度解剖教學啟用儀式

 醫學系 / 陳昱璁

 

  本校於二月13日﹝星期五﹞在本校綜合實驗大樓604教室舉行大體老師「解剖教學啟用儀式」。本學年度解剖教學啟用的大體老師共有16位,這16位大體老師分別是張鴻勳老師、阮國衡老師、陳振宏老師、滕宗國老師、楊金麗老師、吳岷憲老師、傅淑芬老師、劉戍老師、洪聖舜老師、李志強老師、鮑義老師、曹京生老師、黃春金老師、施俊宏老師、無名氏老師兩位;這16位大體老師,有來自自願捐獻或慈濟大學轉捐贈。

  前來參加的家屬代表有:曹京生老師的妹妹 曹紅英小姐及其家屬;鮑義老師的妻子 鮑徐菊雲女士及其家屬;楊金麗老師的公子 劉博文先生及其家屬;劉戍老師的長孫 劉昱先生及其家屬;張鴻勳老師的公子 張正熙先生及其家屬;施俊宏老師的胞弟 施健勗先生;阮國衡老師的女兒 阮慧如小姐及其家屬;陳振宏老師的母親 倪彩娥女士及其家屬;滕宗國老師的公子 何硯北先生及其家屬;洪聖舜老師的妹妹 洪玉玲小姐;吳岷憲老師的妻子 張儷齡女士及其家屬;黃春金老師的丈夫 李茂洗先生及其家屬與法親;全體師生心存無限的感謝,謝謝家屬們的大愛。

  參與的來賓及長官有:口腔醫學院謝天渝院長,醫學院劉克明副院長,後醫學系關暟麗主任,後醫學系葉竹來副主任,醫學系主任代表何美泠教授,解剖學科陳世杰主任,微生物學科張玲麗主任,病理學科蔡志仁主任。儀式中,解剖學科陳世杰主任代表師長致詞,期許在下學期的解剖課程中,同學能以恭敬的心傳承老師們無私奉獻偉大的精神。慈濟功德會羅素敏師姐致詞,表明老師們無私奉獻的愛,也感恩在場的家屬,希望學生們能珍惜這份福氣。

  最後由醫學系94級林承寬同學、學士後醫學系96級孫綾敏同學、牙醫學系D96級陳雨瑄同學代表同學致上感謝詞(如下文)。

  儀式進行的尾聲同學先向老師們獻花,之後邀請大體老師的家屬們,向大體老師獻花,氣氛莊嚴感動;最後全體起立向大體老師行三鞠躬禮以及默哀一分鐘。儀式結束後是學生們與大體老師家屬座談會:透過這個座談會讓同學對老師們有更近一步的認識,同時也能了解感受家屬們的心聲,也讓家屬們了解他們摯愛的精神將永永遠遠延續下去。


醫學系四年級 林承寬 同學 致詞內容

各位敬愛的家屬、各位來賓、各位師長同學,大家平安:

  我們以最深的感恩心,感恩老師佈施色身的慈悲;我們以最沉的敬畏之心,敬畏老師捨身的勇敢無畏。

  在透過家訪中 老師的認識,二月九號星期一我們正式跟老師見面了!回想起那一天,我們全體同學用心、用眼、用雙手,整理老師ㄧ縷縷的頭髮,觸摸老師ㄧ吋吋的肌膚;那一天,我們在老師身上輕輕擦拭;那一天,我們合作無間,一起為為老師翻身,感受生命的沉重:那一天,我們緊握老師的雙手,正是那一雙手,將成為引領我們深入醫學堂奧的推手。

  我相信在座的諸位,無論是否記得,一定全都曾「被」自己的父母親洗過澡,我也相信在座的同學,有不少人曾「替」自己的父母親洗過澡。而星期一,我們又是何其有幸,能替老師的肉身,洗了最後一次的澡。我從未如此對待我的父母親,但老師卻給了我們這麼珍貴的機會,這是老師的第一堂課─要我們再次用心體會,感恩惜福。

  我不得不做如是的思維:如果眼前解剖台上躺著的是我的雙親、是我的手足、是我的摯愛,如今面對生死契闊的離別,我將如何自處?回想數十年生活的點點滴滴如今戛然而止,面對解剖台,我捨得嗎?有人捨得了,他們正是坐在我後面的諸位大體老師的家屬們,是他們的「捨得與放下」,牽繫起今天這麼珍貴難得的因緣;也是他們的「捨得與放下」,促成了我們十週相會的師生緣。老師清楚,家屬清楚,我們也清楚,往後的十週,我們將提起我們的解剖刀,透過大體老師的不言之教,探究人體的奧秘、見證生命的可貴。

  我們不會忘記老師的教誨,也不會辜負老師的心血,我們會認真學習,虛心受教,矢志成為視病猶親的良醫;我們會精進不懈,努力求學,勇敢朝向仁醫仁術的目標前進。大體老師教育了我們、成就了我們,而我們也一定要完成老師為拯救更多病人於未來的捨身宏願。

  再次感激老師與家屬們的博愛、犧牲、奉獻,僅代表醫學系四年級全體同學向大體老師及家屬致上最深最沉的敬意與謝意。

後醫學系二年級 孫綾敏 同學 致詞內容

  我們是一群以救世醫人為終身職志的醫學生。今天,為了向我們的-大體老師們致敬-而聚集在此。每一位大體老師,他們無私地成就他人和為醫學的進步所做出的貢獻,是我們所欽佩的,他們是人性的昇華以及崇高的大愛的最佳詮釋。

  從大體老師慷慨的饋與,我們將得到一份實質的身體藍圖、理解每一根骨頭、每一條神經、每一束肌肉,每個腦海中的畫面都將化為具體的呈現。在未來的半年內,大體老師將用他的每吋肌膚告訴我們顛簸不躓的真理,和我們溫柔對話人體之奧祕。我們必定從中驚覺自己的渺小以及學識的不足,但只要我們夠努力,大體老師們將靜默授予任何我們想要學習的答案。以每一寸血肉,傾囊相授。我們、沒有辦法辜負這樣的期待;我們將努力不懈,深入探索;戒慎恐懼,唯恐不能薪傳您的教授,如此慈悲的獻體。

  科學家牛頓曾經說過:「如果我可以看得比別人遠,那是因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牛頓是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科學家之一,他的發明與發現影響了歷史脈動與我們的生活,但他自己卻認為,若非其他科學巨人的奠基,他的成就是不可能的。我們想說-大體老師,我們是站在您的肩膀上,在您的奠基之下,我們才能看得又高又遠。

  今天,大體老師引領我們走入醫學的殿堂,這是我們這群醫學生非常重要的一刻。正如英國哈唯醫師在17世紀,人類歷史上所做的第一次正式醫學解剖,我們也將循著前人的腳步,晝夜不息!

  在此,我們要說!

  謝謝老師~您的期待我們收到了!

  謝謝老師~我們將勤奮地從您身上學習,絕不怠惰、絕不輕忽,因為這是一堂您以生命寫下的課程,一門為我們量身打造的課程。一條邁向醫師之路的脫胎換骨之途。

  身教的大愛,不是生命的結束,而是生命的延續;繼起生命的延續將藉著新生代醫師,回饋到更多病人身上來達到完滿。

  因此,最後也期許各位:我們,所有的醫學生,在未來的行醫生涯永遠不會忘記大體老師那份誠摯的心意!能夠善待病人,朝良醫之路邁進。

  最後謹代表全體後醫系二年級的同學感恩大體老師大捨無私的精神及家屬成就我們學習的機會,謝謝你們!!


牙醫學系二年級 陳雨瑄 同學 致詞內容

各位親愛的家屬、來賓,各位師長、同學,大家好:

  與大體老師的緣份其實早在半年前就源起,那是一年級下學期末,一場由解剖科老師們辦的說明會。至今,我仍記得當初大體說明會帶來的震撼: 那份莊嚴與慎重, 讓台下的同學們在九十分鐘的說明會中寂靜無聲。

  去年暑假,同學們拜訪大體老師的家屬,了解每一位老師當初捐贈的心情與遺願,也了解老師的個性和為人。霎時間我覺得,眼前的大體老師已不再是萍水相逢的路人,而像是認識許久的朋友。

  大體老師又稱為「無語老師」,因為大體老師雖然不能開口說話,卻默默地以他們的身軀,給學生上一堂寶貴的課。而我們,這些羽翼未豐的雛鳥,將透過無私的大體老師,使醫學知識的羽翼豐滿,把醫學帶到每一位需要的人身邊。

  有句名言說:「一粒麥子不落在土奡N死了,仍舊是一粒麥子;若是死在土裡,就會結出許多子粒來」而大體老師就像那粒土裡的麥子,無私奉獻自己的身軀,幫助我們成長,孕育出許許多多的醫療人員,將他的大愛化作每一粒種子散撥各地。

  星期一,當我們為大體老師洗淨身體的時候,那安詳的面容就像認識已久長者。他託付給我們的不只是他的身軀,還有那滿滿的愛。謝謝妳,大體老師!

  我謹代表高醫牙96級向大體老師及其家屬致上最高的感謝與敬意
儀式司儀感言 醫學系四年級 陳昱璁 同學

  全體請起立 向大體老師行三鞠躬禮

  一鞠躬 再鞠躬 三鞠躬

  默哀一分鐘默哀畢

  利用寧靜的一分鐘,本以快熱淚盈眶的我趕緊擦拭眼角的眼淚、調息呼吸並壓抑心中的彭湃,盡量不讓情緒影響到自己司儀的工作。

 

  禮成

 

  當我慎重的念出最後「禮成」兩字時,代表儀式結束了,但卻是另一新旅程的開始,全新生命的延續,大體老師將陪伴我們十週,透過不言之教,使我們了解人體的奧秘。

  一小時多前,我似乎還未背上任何包袱,僅因為知道這是莊嚴的典禮,所以自然得讓自己心情凝重了起來;陪伴家屬進來時,因為知道家屬的哀傷,所以沒人敢展露出戲謔的神情。隨著儀式的進程,家屬介紹,師長、來賓、學生致詞,以至獻花,望著家屬瞻仰遺容的神情,我越能深刻的瞭解到老師的偉大與家屬的不捨。生離死別,自以為是與自己相去甚遠之事,覺得自己看很淡,但我不禁質疑起自己,當我將離開人世時,我是否能同樣具備與大體老師同等偉大的胸襟,犧牲奉獻。也不知我是否能像家屬一樣,如此能捨得放下,忍受血親骨肉任由別人一刀刀的劃下。頓時,欽佩與哀傷兩極端之情在我體內產生了衝突,不知如何處理此情緒的我,不自覺地,眼眶濕了,鼻子也濕了,喉嚨哽咽了,渺小的我在當下只能如此回應老師的無私與對我們崇高的期待。

  儀式畫下句點,身上的包袱變重,但內心卻覺得更為踏實,短短的儀式,讓我理解到人性最神聖的境界,醫療人員的重要性,我們將不會忘卻老師為我們立下的目標,矢志成為良醫,讓老師的光輝照耀人世間。

儀式相片另開視窗瀏覽相片


儀式影片(點擊影片右下角可全螢幕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