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醫學大學九十八學年度解剖教學啟用儀式

 張昭元

 

  本校於2月21日﹝星期四﹞在本校綜合實驗大樓604教室舉行大體老師「解剖教學啟用儀式」。本學年度解剖教學啟用的大體老師共有16位,這16位大體老師分別是洪茂榮老師、李清村老師、張建遙老師、吳登順老師、黃海破老師、陳良月老師、唐柱中老師、蕭三郎老師、彭淑勤老師、劉安恆老師、李正智老師、吳鐘金葉老師、郁德康老師、宋孟原老師、潘鳳仙老師、無名氏老師;這16位大體老師,有來自自願捐獻或慈濟大學轉捐贈。

  前來參加的家屬代表有:洪茂榮老師的姊姊 洪玉珠女士及其家屬;張建遙老師的妻子 林淑敏女士及其家屬;黃海破老師的公子 黃麗勳先生及其家屬;陳良月老師的丈夫 張豐銘先生及其家屬;唐柱中老師的公子 唐挽中先生及其家屬;蕭三郎老師的公子 蕭欽燦先生及其家屬;彭淑勤老師的公子 簡士峰先生及其家屬;劉安恆老師的父親 劉仲苭生及其家屬;李正智老師的胞弟 李正興先生及其家屬;吳鐘金葉老師的公子 吳昱德先生及其家屬;郁德康老師的公子 郁盛國先生;宋孟原老師的父親 宋文龍先生及其家屬,共51位;全體師生心存無限的感謝,謝謝家屬們的大愛。

  參與的來賓及長官有:口腔醫學院謝天渝院長,醫學院蔡志仁副主任,後醫學系蔡哲嘉副主任,解剖學科陳世杰主任,慈濟功德會高雄分會師兄師姐。儀式中,長官致詞由口腔醫學院謝天渝院長,醫學院蔡志仁副主任,後醫學系蔡哲嘉副主任代表致詞。解剖學科陳世杰主任代表師長致詞,期許在下學期的解剖課程中,同學能以恭敬的心傳承老師們無私奉獻偉大的精神。慈濟功德會王美滋師姐的致詞中,引用證嚴上人的話,說身體只有使用權、沒有擁有權,而大體老師們化小愛為大愛的精神是很偉大的,也感恩在場的家屬,希望學生們能珍惜這份福氣。而宋孟原老師的母親呂秀姮女士也代表家屬們表達對同學們的期許與勉勵。

  最後由醫學系95級劉承信同學、學士後醫學系97級吳首興同學、牙醫學系97級雲婉芬同學代表同學致上感謝詞(如下文)。

  儀式進行的尾聲同學先向老師們獻花,之後邀請大體老師的家屬們,向大體老師獻花,氣氛莊嚴感動;最後全體起立向大體老師行三鞠躬禮以及默哀一分鐘。儀式結束後是學生們與大體老師家屬和慈濟師兄師姐座談會:透過這個座談會讓同學對老師們有更近一步的認識,同時也能了解感受家屬們的心聲,也讓家屬們了解他們摯愛的精神將永永遠遠延續下去。


醫學系四年級劉承信同學致詞內容

各位親愛的家屬來賓、各位親愛的師長同學:大家平安,大家好!

  打從一開始進入醫學的殿堂,我們就等待這一天的到來。而此刻,我們的心情無疑是沈重又嚴肅的,對於接下來一整個學期與大體老師的相處,只能說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我們也只能竭盡用我們最誠摯的態度、最謙卑的心,貫徹始終。

  猶記得半年前,我們陸續前往拜訪大體老師的家,在當中我們除了彼此熟悉,更是讓我們對”勇敢捨身無私奉獻的大體老師”有全面的認識與深入的瞭解。我們不但從聊天和分享當中得知許多大體老師的生平略歷與其風範性格,也更多瞭解大體老師在親朋好友心中的重要性;因為我們真心所在乎所渴望的,乃是深入認識每個老師的全人價值。

  我相信我們今天聚集同在一個地方舉辦這樣的儀式,並不是代表訣別,乃是象徵另外一個全新的開始。我們期盼因著靈魂體的全人教育,感受信望愛的徹底實踐。而這些,我們已經從你們身上得到部份,相信,也會在接下來的日子,從老師身子的傾囊相授得到完滿。

  大體老師曾有的笑容眼淚、生活點滴和過往相處的回憶,我們或許無從參與體會;但僅僅從你們口中架構交織出大體老師的生活往昔,卻已經讓我們的靈魂更能感受老師的全人、更能有完整的學習與認識。這種靈魂的振動與交織似乎是不為人知的,卻是可知的;就像老師們似乎是已經過世的,卻仍是活在你我心中的。

  我們將永不會忘記老師的獻體之恩,他們的生命成就了溫情、他們的愛心成就了學習;他們用榜樣創造價值、用典範創造永恆。我們看到的不只是獻上的身體,更是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因著他們的愛,我們才能在醫學的探索中發現每一眼就是瞬間、每一刀都是驚奇。

  痛苦會過去,美麗會留下;身體會朽壞、精神會長存。他們這生死不能隔絕的愛留下不可抹滅的影響與不能搖動的貢獻。他們的石碑將成為醫學的里程碑、他們的奉獻將成為醫學的子午線。大體老師們將活在我們在場每個人的心中,因他們將自己的身子捨了,他們實在配得尊重、配得掌聲、配得榮耀!

  如今,我們背負的不僅是大體老師的無私與放下、在座家屬的祝福與期待、老師長輩的教誨與提攜、家庭友朋的支持與鼓勵,更是一個自己對內心靈魂深處許下的立志與承諾,面對這樣的甜蜜榮耀的重擔,我們無從隨便、無從鬆懈、更無從逃避!在醫學的漫漫長路,我們只能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向著標竿直跑,no retreat、no reserve、no regret,永不後退、永不保留、永不後悔!

  我不禁想到,終有一日我們這些雛鳥羽翼漸長,進而腳踏實地貫徹始終的成為優秀負責的良醫而非名醫,將從大體老師與各位家屬和師長的傳承,來影響我們所有接觸到那有需要的人。如此一來,我們才能無愧天地、無愧老師、無愧良心。或許那時我們已經齒搖髮白生命將盡,卻仍能顫抖著大聲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我已不虛此生,對得起老師、對得起自己了!

  最後,我僅代表醫學系四年級全體同學說:

  謝謝你們,我們尊貴的大體老師;謝謝你們,我們在座的各位家屬。謝謝你們,謝謝你們,謝謝你們!


學士後醫學系二年級吳首興同學致詞內容

  各位敬愛的家屬、各位來賓、各位師長及同學們,大家平安。首先,非常感恩今天大家的參與,尤其是大體老師的家屬們,因為有您的參與,讓今天的活動更具意義,因為有您的參與,讓整個儀式更增添幾分溫馨,因為有您的參與,將會讓今天的ㄧ切更加圓滿,因為有您的參與,讓此時此刻的我們,更進一步地瞭解到了生命內在的可貴及價值。

  人生就像一篇文章,要緊的是其內容,而不在乎其長短;要緊的是能讓多少人真心感動,而不在於表面的功名成就。大體老師說:「人死後什麼都不知道,剩下的不過是個軀殼,與其安葬,何不捐出讓學生們學習,以後就可以幫助更多人」,這不就是大體老師只為人們求安樂,而犧牲自己的勇敢無畏精神嗎? 前人云「人生沒有所有權,只有使用權,當身軀能使用之時,才是生命意義之所在。人生最苦莫過於病痛,能奉獻死後軀體作為醫學教學研究之用,利益未來醫療之發展,藉以消除人類疾病及減輕痛苦,是功德一件,更是人生快樂事。」也提到「身軀乃「地水火風」四大假合,既為物質的組合,就有壞滅病死的正常現象。然而肉體可能是單薄虛弱的,但精神卻可以強壯康健」。的確,大體老師以無言的身教,讓我們瞭解到生命的意義、目的與價值,讓我們瞭解到生命是我們自己可以決定的,不是被指定的,是藉著對生命的付出與奉獻,透過我們對世間的感受,對不可改變的命運、痛苦及死亡所抱持的態度來決定。

  「大體解剖課程」對所有醫學生來說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是醫學知識輔以實證的藝術,但更重要的是,透過每位大體老師無私的奉獻,讓我們能從中謙卑地學習如何尊重生命,用心地去體會每位大體老師以及其家屬們所發揚的大愛精神。「死亡不是結束,而是蓬勃生命的延續」,這是大體老師們告訴我們的第一件事。同時,我們也非常感恩感謝各位家屬的參與,我們瞭解到您們對親人仍有無盡的思念、祝福與不捨,但您們的支持與認同,隨著大體老師們崇高的大愛與奉獻,那是一朵讚揚生命價值光輝而盛開的花朵。

  想對老師說的是,老師,您們無私奉獻的精神,將如同種子一般深植於我們每位學生心中,隨著時間慢慢的發芽、開花、結果,未來在行醫、成為良醫的道路上,我們一定秉持著一顆感恩、嚴謹且關懷的心,讓更多更多的人們來感受到您們這份無盡、無私的愛與溫暖。老師,謝謝您們,我們將永遠永遠記得這份恩情。

  最後,本人謹代表學士後醫學系二年級全體同學向大體老師們暨其家屬獻上最深的敬意,祝各位平安、喜樂、吉祥。


牙醫學系二年級雲婉芬同學致詞內容

  各位敬愛的家屬、各位來賓、各位師長同學,大家平安,大家好:

  「緣分」將我們聚集在此,我們以最深的感恩之心,感恩老師捨身的慈悲;我們以最深的感激之情,感激老師捨身的勇敢無懼。老師們是人性的昇華,是崇高大愛的最佳詮釋。

  每個人都有一個身體,一個獨一無二的身體,一個重要的身體。試問,是什麼樣的心情能讓一個人把自己的身體託付陌生人?他們是我們的無語良師──奉獻給在浩瀚醫學前躊躇的我們。

  暑假時透過家訪,我們對老師有了初步的認識。訪談間,一張張的相片記錄著老師與家人間堅固溫暖的情誼,每段的共同故事、每段的共同回憶都令我們十分動容。在這個星期一我們和老師正式見面了。老師靜靜的引領我們感受生命這兩個字的沉重。有形的,是替老師沐浴淨身時感受老師肉身的重量;無形的,是我們背負著一個人最偉大的奉獻,是許多老師家屬們忍著失去父母、失去孩子、失去至親的悲痛與割捨,如此完成老師的宏願。在面對生命的盡頭時,極少數人想到的不是自己,甚至是沒有血緣關係的他人。

  而,眾人的努力是為了同一個信念---「健康。無價」。大體老師用它一吋吋的肌膚傳授著書本寫不盡的知識,老師讓我們有寶貴的機會用雙眼和雙手,探究人體的奧秘,見證生命的可貴。未來,我們將透過老師親自指導的雙眼和雙手,將老師所賦予我們的良能及愛傳遞給更多更多需要幫助的人。感謝每位願意奉獻自己的大體老師;感謝每位老師家屬們的捨得與放下。

  我們將懷著一份感恩尊重的心感謝每一位無語良師,以最誠懇、最恭敬的態度全力以赴的學習,朝向仁醫仁術的目標前進。然而,課程尚未開始前,老師早已傳授與我們重要的一課──最無私的大愛精神。最後謹代表全體牙醫系二年級同學向大體老師及老師的家屬們致上最高的敬意與感謝

  大體實驗,是我們要進入醫學殿堂的必經之路,在這條路上,大體老師們無疑是我們最重要的引路人,他們靜靜的以自己的身軀,帶領我們透視人體的奧秘。而這一個小時的儀式,正是我們獻給大體老師、獻給家屬,以表達我們無盡的感謝之心。

  儀式開始前,在送行者飄零音符的帶領下,家屬們在接待同學的引導中一一進場,現場的氣氛是莊嚴的,而這份莊嚴,正是由於大家了解大體老師的偉大奉獻、明白家屬的不捨與祝福、感受師長們對我們的期許與鞭策;這種種感情,交織出一場肅穆又不失溫情的儀式。過程中,我們開始明白我們是肩負怎麼樣的期待,將來,我們劃在大體老師身上的每一刀,都是老師與家屬們愛與教誨的傳承,而未來的某天,我們又要再將這些愛化為替世人解除病痛的力量,將這份沉重而甜蜜的感情再傳承、散撥到各地。

  「家屬向大體老師獻花……」隨著我說出這幾個字,只見家屬們在同學的陪同下,拿著花束靜靜的放在老師身旁,並見自己的至親最後一面。只聽見家屬們輕輕的拭淚聲,還有在親人身邊細細的耳語,有著說不盡的不捨與思念。看著這一幕,我的內心如波濤翻騰,捫心自問,我們有多少人能有向大體老師這樣偉大的奉獻呢?我們是否有足夠的勇氣向家屬們接受最愛的人將被他人一刀刀的劃過呢?他們的偉大與犧牲,我們是否真心體會了呢?

  儀式結束了,我們的包袱變重了,但內心卻也更充實了。短短的儀式,最讓我們體會到最光輝燦爛的人性,我們才終於明白醫學的本質終究是人。在今天,大體老師和家屬們,為我們上了最寶貴的一課。


牙醫學系二年級林吟品同學儀式司儀感言

儀式相片另開視窗瀏覽相片


儀式影片(點擊影片右下角可全螢幕播放)